此事千真万确,当中只有一些情节的修饰, 但有九成是完全真实的。 大家好,我叫太保,今年34岁,香港人。 我算是早婚的那种,结婚那年我才23岁,我跟太太咏姿是中学同学, 之后我入了理工大学她便在中文大学,毕业后, 工作了几年我们感情很稳定,便索性结婚。 我们二人都是对方的初恋情人,亦是唯一的情人, 至少我单方面肯定是。 我太太最好的朋友叫美君,是她大学同学,我们偶然也会一同外出玩, 我觉得美君很漂亮说话很温柔而且拥有一双雪白的美腿。 其实太太咏姿也算是美人,眼大大, 长头发肤色虽不算白,但身材适中。 我还记得年幼时跟她们出街,以一「拖」二, 总是惹来不少艳羡目光。 在我认识美君后大约两年多,我发现我公司的同事原来是她的表哥, 所以有一次我们三人外出时咏姿没有同来。 记得那天,我们到酒吧喝酒,那时候还可以吸烟, 我才知道美君也会偶然抽一根。 喝过数杯后的美君跟平时判若两人,她抽着烟时是风情万种的。 我问她为什麽跟咏姿外出时不见她喝酒抽烟, 她说咏姿性格古板讨厌人抽烟喝酒。 我倒问她那为什麽她们还是这麽好朋友,她便没说那天晚上很开心, 我们三人什麽都谈各人的秘密都说了,美君更大谈自己的性史, 当她说她也蛮喜欢口交时我差不多晕倒过去。 那刻我们十分亲昵,她是那种不介意有身体接触的女生, 说话时会握着我手臂但都只是友好。 但我却完全被这个「开放的她」迷倒。 夜了,我们合伙叫的士回家,在车上我轻轻倚着她, 十分享受大家都有八分醉意, 谁不知她在途中轻声说了一句: 「我们没可能的。 」我的心也碎了。 这件事件间接促成了我和咏姿早些结婚。 那时,太太当然邀请了美君当伴娘,那天这伴娘美极了, 穿着白色的低胸长裙她那雪白的肌肤和完美的乳房令全场雄性动物都为之窒息。 那刻我终于明白为什麽少女都不喜欢叫比自己美的朋友当伴娘, 因为随时自己老公都被勾引了。 当然,美君跟咏姿非常要好,而美君为人正直, 所以什麽事也没有发生除了结婚前的一晚,我无意间入错房间, 看见美君在试穿袜带丝袜我没有看到甚麽,只是看到她穿丝袜的美态, 那性感的影像陪伴我了不少自慰的日子。 记得那刻美君面泛粉红,多麽美艳转眼间已是十年, 我已经是一对子女的父亲咏姿跟往惜依旧,但为着照顾小孩, 她已甚少打扮不再化妆了。 这些日子以来,不经不觉间我和美君及她表哥英奇成为了好友, 每周末都会一起有时是喝酒谈天,有时是寻找美食, 这是我在婚姻及子女以外的唯一社交。 美君倒很体谅我,虽然她跟太太仍然是很好的朋友, 我跟她说的话她从不对太太转述。 而正因为每次英奇也会出现,所以渐渐我也不会跟太太说美君也在一起。 有时候美君可能相约了咏姿在明天吃饭,也绝口不提跟我见过面。 这样的关系给我很多的幻想,还好英奇的存在令我和美君的关系在十年来还是朋友。 有时我想,如果没有英奇,美君肯定不会单独和我一起吧~她自己不是说过麽!十年来, 看见美君由青春可人的美少女变成今天成熟风韵的真女人, 我心中的爱意一直没有消减每次英奇相约我喝酒, 我总是希望会见到美君。 在她身边,偶然轻抚她的手臂、膊头,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有时候,如果我好运,还会见到她走光,让我一览那隐藏的世外桃园, 人间美景。 至于美君的另一半,自从两年前她跟那有妇之夫分手后, 已经很久没有拍拖了。 她总是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还要求我介绍她男生呢?难道她真的不知道我深爱的人是她, 又怎会介绍给他人呢~她常常说自己开始老了 现在不找到合适对象生育的时钟正在跳呢!我每次都给她鼓励, 说她仍然是最美丽的我没说谎!有时候我会衷心希望她能找到如意郎君, 我不能给她幸福也希望别人能够呢。 但是说到要我大方介绍,那是没可能了!!!###################################怎料数月前, 我记得是五月八日星期五晚上我和英奇、美君三人如常到居酒屋喝酒, 这天有喜事英奇要结婚了!我们晚饭时喝了八瓶清酒, 离开时还未到十一时美君这晚异常兴奋,坚持要再往兰桂坊喝酒。 我们在那儿走遍了三家酒馆,二时正左右我们已经多喝三支红酒了。 正当我们想继续,一个电话把英奇叫走了, 他的未婚妻在通缉他呢!我想倒不如散了便结了帐, 离开了。 如常,英奇住在附近,美君和我同路,我们便又合伙乘的士。 在车上,我们谈起英奇结婚后我们很难如此一起喝酒谈天了, 美君又感叹自己还是孤单一人 我便说: 「又怎会想到我们三人你是最后一位结婚呢?你是条件最好的呢!」「我这个人太笨了, 所以没人喜欢现在老了,香港又女多男少,没机会吧!」「都怪你之前跟那有妇之夫浪费了时候及机会吧~」「现在就连有妇之夫也没有呢!」「谁说的?!这里便有一个!」「对了, 那这位先生,有兴趣吗?」说着美君手叉着腰, 摆出妩媚的表情还单了一下眼。 我也玩着伸手往她耳珠轻扭了一下, 说: 「这麽悄的熟女我一定要!来,当我的情妇, 以后跟了我吧哈哈哈哈!」美君不服输, 转过头来尝试咬我手指我作状避不开,放在她嘴前, 怎料她不但没有咬下去反而温柔地啜了起来。 可能是酒精的催化,大家这刻都凝住了,我还是继续让美君啜下去, 她也不停地舔其时她蒙起了眼,以迷人的目光望着我。 我彷佛不懂反应下去,身体不由自主的靠向她, 用左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这天晚上,美君穿了一条绿色窄身短裙,黑色丝袜裤, 高跟鞋上身是件黑色没袖的及冷外套, 健康又性感。 我终于把手从她口中拿出来,慢慢把头伸向美君, 看看她什麽反应。 但见她全程望着我眼精,轻轻咬着嘴唇。 在我即将接触她时,她垂了头,好像是羞愧的表情, 我用手轻轻托起 对她说: 「只是今晚,什麽都不要想, 好吗?」美君轻轻点头我便把整个人压向她, 在她嘴唇上吻下去。 这麽多年来,这个嘴唇,我幻想吻下去不只一百次, 原来感觉是这样的她的味道原来是这样的。 「原来你真的是这麽甜,比我幻想中好一千倍~」「……怎麽??……你还是对我……」我对美君的慾望实在太大了, 我还未让她说下去已经又把她吻起来了。 我深想,美君的所有东西都是美好的,便大口大口的吸她的口水, 这令美君说: 「干麽这样吃人家的口水口渴吗, 坏蛋!!」为防司机听到 我轻声在她耳边说: 「美君的所有液体我都喜欢喝~」这样一说似乎触动了她, 她「啊」了一声双腿便夹起来,像尿急似的。 「哎唷~这样……现在我们怎麽办?」我捉住她的手放在我大腿中间, 她熟练地在我那处隔着裤在磨擦 还说: 「你死定了~我是你的伴娘!!」这样的一句话令我慾火大增, 便拉下裤炼铁般硬的肉棒弹了出来。 美君「哇」了一声便开始帮我口交。 这刻我又想起了多年前她说过给别人口交的故事, 想到这刻我终于有幸享受她的温柔实在是不敢相信。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美君含着肉棒的声音虽然细声, 但在我耳中这个美若天仙的女神在为我作如此淫秽的事, 实在是太兴奋了。 我不自觉地望向司机面前的倒后镜,看见司机不停在镜中偷望, 他一定是发现了后座怎麽少了一个人头呢。 这时大约清晨两点半,我想司机应该见惯我们这些痴男怨女在偷欢吧!!从这个角度望着躺在我身前的美君, 我忍不住伸手往她臀部抚摸那对藏在黑色丝袜底下的美腿, 终于可以任我玩弄了。 我接着慢慢伸向她腿内侧,美君亦乖巧地缓缓张开双腿, 这个姿势我只有在AV电影中看过呢~怎会是我完美的小美君??!!在她腿内游走了一会便终于到了那天堂地了!!原来那里已经早湿透呢!!我用手指轻轻一拨 美君立即「噢」叫了一下。 我弯下身在她正在忙碌的小嘴边说: 「你已经这麽湿润了~你这淫荡的伴娘, 很喜欢吃人家新郎的肉根吧?!」「嗯~我就是这麽淫荡了 你怎样惩罚人家呢?」说到这里车已经差不多到美君家, 但奈何大美人还跟着父母居住怎麽办?!我立即对司机说, 把车驶往「九龙塘」(着名时钟酒店的区域)去了。 这时美君听到我的安排,彷佛放下了心,便停了她的工作, 帮我拉好裤链坐直起来。 司机见那个「消失」了的人头回归了,立即往镜上一望, 看见美君正在整顿衣服及束起凌乱的长发。 然后,我们二人多年以来的第一次终于发生了, 她拖着我的手把头依偎着我肩膊这感觉好像比起口交来得更震撼呢!我往美君望去, 她对我的眼神彷佛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来到了时钟酒店,下车时,司机再一次向美君打量, 还偷笑了。 美君又不是无知少女,回头向司机报以轻佻的笑容, 好像在说「你管得了老娘开心!!」我们二人都非常性急要入酒店 但我绝无此经验一时间都显得很尴尬,还好, 美君似乎熟识这里运作不一会便已经拿了房间踏入房内, 房门还未及自动关上我已经把美君整个人抱起, 她想脱下高跟鞋但我示意她穿着来做,美君展现淫笑。 我不停跟她接吻,去到后来,她问我为什麽这麽喜欢接吻, 我便对她说: 「我觉得这样是跟你的心灵最接近的方法……」美君听了以后 整个人更热情起来帮我脱光衣服,然后要我坐在床上观看。 之后她便把小外套除下,露出雪白的手臂跟胸口, 徐徐地坐在椅子上跷着腿,用左手从高跟鞋轻抚到黑丝小腿, 然后是大腿再把裙子拉起,露出黑色小内裤。 裤上明显地有些干了的白色液体,是先前流出的淫液吧。 我望着平常端庄的美人这刻竟然像成人电影的女角一般, 亦忍不住拿出已经一柱擎天的肉棒在勃弄。 这时美君又站起来,背向我,翘起屁股,把双腿伸直, 微微的拉起短裙右手从前面伸入下面,在自己的阴核上挑拨。 我终于按捺不住,飞身把美君搂住, 但她却笑说: 「我又不想做了~」我当然不理会 抱起了她然后放她在床上我把那双近乎完美的长腿噼开, 往她小穴一嗅那强烈的成熟女性分泌实在是太香浓了, 我迅速弄破了她的丝袜疯狂地在她阴唇上舔, 大口大口的喝下她的淫水转眼间已经舔干净, 但迅间美君又流出更多甘露呢。 美君看见我的迷恋,阴唇经舔玩后, 整个人在发烧自己把上衣及胸围除下。 便这样,我十年以来朝思暮想的美人,终于跟我肉帛相见了。 美君的乳房原来很丰满,真没想到瘦削的身子会有这麽大的奶子。 我一直幻想她的乳头是粉红色,细小的,但原来她拥有一双大的乳晕, 颜色是浅啡色的。 可能我已经中了毒吧,但我这刻觉得她的乳头是最美的。 我跳到床上抬起她双腿, 对着躺在床上的美君说: 「宝贝, 今天晚上将会很长我要带给你无尽的高潮,预备接我了!」「还未!!……要带套呢!」她说, 「美君你最了解我的秘密了,你是我第二个女人而已~」「亲爱的~我当然知道, 但人家……危险呢……」「噢~难怪~人家说排卵的女生特别「凶」呢 你今天这麽坏原来是……」「你去洗手间买吧, 里面有售卖机呢~」「不我慾火难消, 你知道吗我听说过排卵时直接插入,舒服很多的呢!!!」说着我便把硬硬的龟头放在阴唇前面磨擦, 但美君还是不断地说: 「不行了~人家会怀孕的 你知道麽~~快停止呀!!我认真的!!」但这刻我已被慾念迷惑 决意用劲突破最后防线那刻的快感,那暖暖的包围, 加上眼前这副日夕思念的美人胚子我立即跌入无尽快感深渊当中。 「噢呀!!!!!」第一下插入力用大了, 美君一痛便叫了我立即转变温柔,疼痛过后, 强烈的快感直击美君 她也终于忍不住说: 「哗~~~好舒服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力点呀~保保!!好呀!好呀!好呀!好呀!好呀!好呀!好呀!」相识了十多年也从未见过如此温柔骚软的美君, 更从未听过她兴奋的叫床声只听到她不断地叫着我的名字, 好像在提醒自己正在跟谁交合似的。 「太保啊~你舒服麽?人家从未试过不用套呢, 你是第一个真正跟我结合的人啊~喜欢吗?」「美人~舒服得要死了!啊呀啊呀 你下面很紧呀~」这个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最能令女性兴奋 加上美君已经一段时间单身这刻她完全融入性爱快感当中, 还未插到五分钟 美君由先前很多说话: 「大力点呀……你很粗壮呀……我要肉棒……不准射啊……啊……顶到那里了……」到后来突然静了下来, 我感觉到她唿吸急速 只能听到她说: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突然间美君整个人抽搐起来, 双眼发白阴道收紧, 很大声地吟了一句: 「噢!!!!!!!!!!!」我用尽毕生功力才能把持得住, 没有泄了出来因为我想跟美君的第一次长久些, 但她这刻的神情和身体反应实在太厉害了肉棒被阴唇紧夹, 我也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哗!!!!!!!!!」我深知如果不拔出来必定会爆桨 便索性藉机转姿势。 美君刚刚高潮完,我便把她扶起作小狗的姿势, 我爬到她后面首先用舌头舔光她充了血的阴唇, 这样令到美君刚刚高潮后又有快感 她说: 「……刚刚才来了, 你想把人家弄死麽?!」她挑逗的语气令我充满力量 放弃口交把强壮的肉柱直插她下体「噢?!!又来了??」美君配合地把双手按在床上, 双脚蹲着翘起屁股,以小狗式一下一下的迎接我的抽插。 果然女性到了三十多岁,性慾开始旺盛,经验丰富, 又不害羞这个年纪是最佳性伴呢。 特别是美君,她的身形真的比任何成人电影女角好, 丰满的乳房、幼细的纤腰、熟透的臀肉、稍肥的大腿加上纤幼的小退和涂红的脚甲 这样才是真正的女人!!!那些年轻女模和她们像男生的曲线又怎能相比呢!!!!美君看来很喜欢小狗式 听到她不停地呻吟合上眼睛在享受,我也弯了身, 肚腩紧贴她的背嵴双手不忙挪动她那对乳房, 还不时轻轻佻拨她的乳头逐渐美君开始习惯这感觉 为了保持她高涨的情绪我示意她转姿势,轻轻让她坐在我的肉棒上面, 女上男下的方式美君顿时感到肉棒插得更深, 又叫了出来。 「哗!亲爱的~顶到子宫了!!!」这句说话真动听, 我便发力地插她美君的乳房在我面前不停的上下摇晃, 头也不停上下的摇我双手抓紧她的屁股,借力将她的腰部大力的摇, 美君的阴核和我肉棒下的骨直接磨擦这样似乎又令到她步入另一个高潮。 「对对对~是这里了,大力磨吧,我的宝贝, 大力磨吧!!!!!!」这个姿势令我也非常兴奋 我脑海里尽是美君淫荡的表情和叫声 我快要爆了: 「美人~我要在你里面爆了!!!!!接住吧~」美君听到这句说话, 突然醒来说: 「不能啊!!!不能里面射呀 会怀孕的呢!!拔出来吧拔啦~~~~」但是这刻我又怎会理会呢, 反而加强了速度同时更在她乳头上吸啜,美君舒服透了, 唿吸又变得急速 开始失神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知道她差不多到了, 便再加速希望同时达到高潮, 美君好像看穿这想法竟然转性说: 「呀!呀!呀!呀!太保, 射吧全部精液都射在我淫穴里面吧,我要呀~要你热腾腾的精呀!!!我们同一时间去吧!!!」美君淫荡的叫。 听到她变成这麽淫渴,我真的忍不住了, 说: 「差不多了爱人,预备好没有??!!」「我也……我也……现在!!!!!!」「啊!!!!!!!!!!!!!!!!!!!!!!!爆了!!!!!!!」我兴奋的大叫, 同时爆出大量的精液美君体内感到热力,把阴唇一缩, 我又爆多许多精液如此射了五、六次,我终于停止了抽搐, 美君整个人好像没有骨的躺在我上面她的小穴还不停地流出精液, 把半张床都涂乌了。 「呵……呵……呵……呵……呵……」突然整个房间都只有唿吸喘气声音, 过了数分钟休息我搂住美君往她嘴上吻去,她温柔地望着我, 一点也不像喝醉了 竟然对我说: 「终于跟你真的做了~这麽多年的幻想成真了!」美君抚摸着我的面说, 「什麽??!!!你对我有幻想??」「对呀~这些年来 每次跟你们出来回家后我总得幻想你来自慰啊!!」「怎麽会啊??!!你是咏姿的好友, 又是我的伴娘怎会对我有意思呢,你那年不是说过我们没可能麽?」「就是那次, 我回家后不知多后悔往后便越来越迷恋你了, 好像是中了邪降一样。 但说了出来的话又怎可收回……」「那你为什麽又会当我伴娘呢?这样不是对自己太残忍吗??!!」我问。 「其实咏姿叫我当,起初我也不愿, 但我想当伴娘可能有机会把你勾回来,怎麽你无动于衷呢?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你, 我也不会继续跟咏姿做好友了你自己不是问过麽, 我跟她这麽不同她那麽守旧,我们怎能做好友呢?」「你真傻!!你不知道那天你穿伴娘服多好看, 你不知多少晚上我想着你那样子来打手枪呢!!!」「真的吗?那以后你不需要打手枪了……」说着美君轻轻的爬到我下面 用口帮我又含住了 同时又说: 「你……不是说过今晚不让人家睡麽?我要追回失去的时光呀!!」之后我们又大战了数回, 还创了一晚六次的记录。 到了天亮,我送美君回家时,她已经要一拐一拐的行走了。 从此,美君便当了我情妇,除了我们会经常私下幽会之外, 每周末她都会来找咏姿谈天然后会跟我们和小孩一同外出吃饭, 在没有人发觉时美君会在桌下伸她出的美脚来按摩我下体 当没有人在看时我们还会拖手或偷吻,多麽刺激。 但是这只维持了半年,因为在我们第一次的行房, 美君怀了孕数天前我才在医院陪她接生,美君没有对咏姿说谁是父亲, 咏姿亦没追问。 反而很感激我常常代她到医院陪伴美君呢。 至于美君,她说既然十多年来也找不到代替我的男人, 她也不后悔反而一直想生儿育女,现在竟然能怀我的小孩, 实在是很高兴呢~我虽然不知道这齐人之福可以维持多久 但我必须快点写完这个故事因为我和伴娘的小孩又在哭了, 我要去照顾她了。 。